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1937年,贺绿汀参加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辗转南京、武汉等地到达晋南重镇临汾的八路军办事处。连队火热的战斗生活激发了贺绿汀的创作热情,经过长时间酝酿,《游击队歌》的词曲终于完成。歌曲雄健有力,充满乐观精神,他将这首歌以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的名义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并于1938年初,在八路军总司部召开的一次高级将领会议的晚会上首演。朱德总司令等领导人一致赞扬说:“战士需要这样的敷”。此后《游击队歌》迅速流传全国,至今仍保持着经久不衰的魅力。此歌原为齐唱,1938年由作者改编为四部合唱。1992年这首歌被评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