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啤酒闹事、搞恶作剧哗众取宠、球场打架拿到红牌——这是加斯科因给球迷们的首要印象,也是由于这些事情,加斯科因成为了足球场上“坏孩子”的开山鼻祖,巴神和他比起来都算不上什么。尽管他已经退役多年,但是足坛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说总是不绝于耳。然而在他退役之后,关于加斯科因的新闻都是和他酗酒、身体不好入院治疗有关。16年是他最近的一次被公众拍到照片,那个时候49岁的他看起来像70多岁的样子,要知道他同龄的那些当时还不如他的球员,在这个年纪还英姿飒爽的坐在教练席上,或者当选了足协、俱乐部的官员,指挥着联赛和球队。

对于这样一位曾经的球星,大家对他形容最多的就是“堕落的天才”。然而凡事皆有两面性,也许现在的球迷们只看到了他颓废的一面,却不知道他的另一面——加斯科因也曾被给予厚望,而且和很多天才少年不同,他的水准是得到过兑现的。英格兰媒体曾经把他誉为:重新定义了天才屈原的标准,斯科尔斯、贝克汉姆、杰拉德、莱因克尔和欧文这些英格兰之后的天才少年,都要被人们拿来和加斯科因的标准对比一下,才知道他是不是天才。在加斯科因之前英格兰足球也出现过一位绝对的天才——贝斯特,也是一个“酒鬼”。不幸的是,由于酗酒过度,贝斯特已经在2005年去世了。着不由的让人想起了曾经在足坛流传得很广的一个小段子——有一次贝斯特对加斯科因说:“你的智商比你的球衣号码还小。”加斯科因想了一会儿问:“什么叫做智商?”

出了在生活作风上,这两代英格兰的天才少年还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在英格兰150年足球史上最闪耀的天才中,光论脚下盘控细腻程度,这两位都不算独一无二。然而结合起断腿之前的爆发力以及身体协调性,他们是领先于所有英格兰天才的,甚至可以说在世界足坛的历史上,都是数一数二的。这就是所谓的“人球结合能力”。贝斯特被誉为是天才球员的标杆,而加斯科因则重新定义了天才球员的标准。

在加斯科因之前,世界足坛主流对于天才球员的定义是:在自己的位置上达到一定的水平了,皆可称为天才。而加斯科因出现之后,世界足坛对天才球员有了新的一层定义:天才球员首先要有创造力。加斯科因具有创造力的传球,是他被世界足坛认可的首要原因。所谓的创造力,就是这位天才球员其他球员表现有提升作用、以及对队伍有反哺作用。这是加斯科因职业生涯的精华之处,也是他作为足坛知名“坏孩子”的另一面。

加斯科因重新定义了足坛的天才标准之后,我们可以看见每一个位置的天才都有自己创造力的表现方式,甚至是同一个位置的天才球员,他们的创造力的形式也各有特色。所以足坛定义了欧文、劳尔、范尼就是顶级前锋,而同时代的罗纳尔多、之后的小罗就是天才。虽然天才球员也未必比“非天才”成功多少,甚至不少天才都早早陨落。虽然有不少人认为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限、拿到了荣誉就很好了,何必去计较一个天才的名号?但是一个伟大的球员留给世人的东西,不仅仅是荣誉,还有他们对于世界足坛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