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凌晨3名中国游客赴瑞典斯德哥尔摩旅游,9月15日网络曝出3人指控接待酒店budget青年旅舍拒绝其“交钱在大堂休息”并报警,随后瑞典警察“强行带离并丢弃至野外坟场”。

由于信息和相关视频在网络传播存在“时间差”,此事在中国网友间所引发的强烈反应经历了戏剧性的“反转”,许多“围观者”最初普遍同情三名同胞的遭遇,并对瑞典方面的“疑似种族歧视行为”表示强烈不满,但随着各方提供的细节和视频大量涌现,不少人发现3名“受害人”早先散布的消息经过剪裁取舍,许多信息并不一定属实,而他们的某些做法和形象也令人难以认同和接受,开始纷纷表达对酒店、警方的理解和对3人的不满,有些人甚至迁怒于介入进行领事援助的中国使领馆,认为“不该是非不分给这种人帮忙”。

9月16日,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就此事接受瑞典媒体采访,表示对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游客”的震惊,并质问“中国游客没有违反瑞典法律何以察如此对待”。

如今距事件曝光已过去48小时有余(距离事件发生则过去更久),人们应能冷静、公正和全面看待这次事件。个人管见,对这件事应“桥归桥,路归路”。

首先正如桂大使所言,使领馆的职责和重要任务,就是保护中国公民在境外的生命、安全和尊严,保护其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这就是通常所谓“领事保护”。领事保护本身并不裁判在境外中国公民的是非曲直,而是以“第一时间介入”为原则,为涉事中国公民依法提供援助,确保其不会受到不公正和非法对待,且能够享受作为一名外国到访者、在当地一切合法的、应有的权益。就这点而言,中国驻当地使领馆的介入、干预和质疑是正确和正当的,反应也是得当的,被保护之中国公民是非曲直并不在中国使领馆的评判权限范围内——换言之不论是怎样的一位中国公民,是否违法甚至犯罪,只要在该中国驻外外交机构管辖范围内,后者都有义务提供领事保护,领事保护是正当外交权益和国际惯例,是对海外国民权益的合法保护,是“保护”,而不是“袒护”。事实上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在中国使领馆公开表明态度前,瑞典警方曾表示“不会调查处理”,而如今已转而表明“正在调查处理”,这本身就是领事保护的作用与效果。

但另一方面,即便率先曝光事件并对3位中国当事人表达同情的一些媒体在了解更多细节后也坦言,中国游客在异国他乡也应“入乡随俗”、遵守当地的风俗与规矩,也不能“过度维权”。正如许多熟悉当地情况的朋友所指出的,欧美许多酒店入住时间晚,且并不像东亚酒店那样愿意开放大堂给尚未到入住时间的客人(在他们看来未到入住时间抵达的客人“尚不是我们的客人”),3名游客凌晨抵达,订单规定入住时间却是当天15时,一家三口在大堂“安营扎寨”十多个小时固然“不触犯法律”,但对方作为私域管理者不愿通融并要求离开,同样是其权利和自由,为此争执、喧哗,则可能影响到其他已入住客人的利益。不仅如此,在欧美国家普遍要求“遵从执法者指令”,即便不认同也应先服从、再循渠道投诉,而从视频看3名中国游客远未做到这一点,甚至发出了在语言不通环境下很容易导致其他联想和更多误会的声音,作出了激烈动作。

我们可以埋怨酒店未能换位思考、做得更周到些(酒店服务员是否有过分言论,缺乏证据,无法判断),也可以质疑警方是否能更“人道”一些(据多方介绍可知所谓“坟场”其实是离市中心不远的一处教堂,那里有24小时开放的收容场所,也是警察释放带离人员的两个常用地点之一,而教堂附设墓地是欧美通行的风俗,当然,文化差异对不同族裔会造成不同感受,但警方并非只对中国人如此却是被多方证明的),但也应理解上述要求都属于“人情”而非“本分”范畴,人家可以做也可以不做,且不做同样不违法。

我们更应公正地看到,3名当事人在旅行安排上自身犯了许多错误,如明知老人身体不好却仍搭乘“红眼航班”并留出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落差”,在酒店要求对方换位思考时自己未先作换位思考,未遵从私域管理者和警方指令,在事后维权时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存在刻意“带节奏”之嫌,等等,我们可以质疑瑞典有关方面能否考虑更周到,做得更好,驻当地使领馆更有义务通过领事保护和正常交涉,促使后者在日后处理类似问题时做得更好,让更多中国赴当地游客、侨民得到更友善的对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如实指出“自家人”所犯的毛病。

总之,桥归桥,路归路,领事保护是公民在海外依法理应获得的权益,提供领事保护则是驻外使领馆、外交官的义务和职责,但领事保护不是“袒护”,“自家人”的毛病该指出必须指出,该纠正必须纠正,这样于公于私都有百利而无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