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刚开始,一段申花当年的德国著名球星阿尔贝茨的视频勾起了人们的回忆,在申花呆了两个赛季后阿尔贝茨失望地离开,临走的时候他说,如果中国足坛有一天会打黑扫赌的话,他愿意出来作证,若干年后,这样的一天终于到来,节目组电话采访了阿尔贝茨。

在电话中,阿尔贝茨用英文回答了2003年那场充满争议的上海滩德比战,“当时我很难判断,因为语言不通,我不知道其他的队员在更衣室里说了什么,但我敢保证我在场上竭尽了全力。”如今,申花的那个冠军被蒙上了一层阴影,甚至有被剥夺的可能,这对每场都拼尽全力的阿尔贝茨来说,公平吗?对此,阿尔贝茨很平静地表示,“不管它公不公平,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认真踢球,这个冠军是我应得的。如果是博弈竞猜比赛无可厚非,但一个俱乐部用这种方式获得冠军太可耻了。”

而最让“铁锤”难以接受的是在申花的2004赛季,当他在球场上拼命的时候,他的某些队友却再扯后腿,对此阿尔贝茨也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到申花的第一个赛季我们就拿了冠军,但随后的赛季却在保级圈挣扎,我觉得队里许多队员参与了赌球,但我没有证据,因为我语言不通,我不知道他们在更衣室里说些什么,我每周都在认真训练,但有些人却拖后腿,我不愿意跟这些人并肩作战。”

阿尔贝茨最终在2004赛季结束后离开上海,临走前他坦言,中国足球存在许多问题,假赌黑则是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之一。

随后,在场的主持人和嘉宾顺着阿尔贝茨的话,针对若干年前中国足坛那段肮脏与昏暗的历史展开讨论,首先针对2003年那场上海申花与上海国际之间的德比战,周文渊说:“首先小李明防守张玉宁那个动作,很夸张,作为一个职业球员,不应该采取这么业余的动作,之后国际队虽然认定李明肯定不正常,但他到底是被对手收买还是自己赌球,据说李明背后有一个团队参与赌球,最后这个事情也没定论就不了了之了。”

方正宇随之从法律角度提及赌球,“一般赌球交易都是两人的口头交易,包括刚才视频阿尔贝茨说过是怀疑有问题,但法庭上阿尔贝茨作证,他说我怀疑只是提供个线索,但他没有证据,法律上具体定罪需要查处赃款的去向,在当今司法界是个很大的难题。这次反赌扫黑,进去的大多数是受贿者,而行贿者进去的不多,规定若行贿者主动交代情况,可能不追究行贿罪,所以反赌扫黑突破口一般是在行贿者这边。”

当主持人一针见血地问周文渊:“据说,国际队最后没有得到冠军,是他们工作没有做够?”

周文渊淡定地说:“那段时间,我跟国际队接触的比较多一点,是有这么个事情,也有人管他们要价了,但徐泽宪考虑之后,拒绝了,据我所知,当时的交易市场非常繁荣,有中介人,牵手的,当时国际队形势还是不错的,但因为种种原因和背景还是放弃了。”

主持人接着问:“也就是说当年中国那么多联赛,想最后拿到一个冠军,场面上的功夫做足,很多赛场下的工作也必须做足?”

周文渊回答说:“是的,开始只是个别教练和球员赚一些钱,但事情演变到最后就变成一个游戏规则,不管是夺冠也好,保级也好,都要做一些事情,你不做就会被落在后面,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开始是重要位置球员,后来普及到一整个球队。”主持人接着问,“会不会也有少数不想同流合污被市场淘汰掉的?”周文渊考虑后说:“会有,比如说辽宁队还有一些球员还是比较正直的,像老队长肇俊哲,现在有的球队都有“假球王子”的说法,几乎每个球队都有,包括现在都有。”

随后,在节目中主持人和嘉宾针对赌球进行更深一步的探讨,周文渊说:“在2002年世界杯就传出某些国脚,买自己球队输球,虽然这在道德上讲不过去,但跟巴西踢再怎么样也赢不了,就买自己输球,然后去放水。”

当被问及操作一场比赛具体的价位是多少时,周文渊回答说:“这个是要根据比赛的对手和当时的形势,像那场决定冠军的比赛,至少300万。”

谈到最后即将进行的公审阶段,方正宇先是提到了当年龚建平的案子,“龚建平的案子草草了事,只抓了他一个人,其他人都没有事情,半个月就判掉了,这个给当时所有参与赌球的人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没有事情了,所以他们才会胆子越来越大,后来假赌黑发展那么严重就是2003年当初没处理好,所以才会越来越黑,所以这次一定要处理好。”

周文渊认为:“这案子并不复杂,为什么会拖到现在呢,韩国足坛也发生假球,韩国人快刀斩乱麻,甚至很多人不承认自己赌球还是被判刑了,而我们这边很多人自己都认罪了,为什么不判,我认为是整体协调的问题,而且影响非常大,到底怎么定性,怎么定罪是需要上级领导去具体权衡的。”

最后当被问及对于此次公审的看法,方正宇率先言简意赅地回答;“作为一个普通球迷,不希望几年后还会坐在这里做同样的节目。”而周文渊则表示,“作为一个从业者,有些沮丧,觉得这个行业有问题,也希望借助这个契机,希望换一种活法。”

截止到目前,中国足坛反赌扫黑中抓获的涉案人员的开审日期依然未定,日前记者致电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开庭前三天我们才能得到相关部门的通知,到时候将通过庭审公告和布告栏的方式告诉大家。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收到任何关于案件的通知,本周内开庭的可能性不存在,最快也要在下周。”这一说法符合开庭前三天法院要对外公示的规定。截至28日的下班时间,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没有贴出反赌扫黑涉案人员即将开庭的公示,这也意味着12月1日庭审将无法实现。

据悉,原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健强的案件将率先开庭,并且内部已经给出具体的开庭时间。截至目前,张健强已经被羁押在沈阳长达21个月,对于他的审判日期也日益临近。“前几天有人告诉我张健强的案子就要开庭了,而且院方已经确定了具体的日期,当时说的是10天之后开庭,但是具体的日期我也不太清楚,不是在这个月底就是在下个月初。”一名知情人士这样向记者透露。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