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凯尔安德森的人,会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处处都透露着不和谐感:

但更奇妙的地方在于,只要你能够坚持多看他几眼,就会发现以上所有不和谐的元素在他身上巧妙地呈现着,勾勒出一个完整的个体:如此奇怪,如此可爱。

凯尔安德森从出生到现在,无论他在篮球场上如何声名远播,他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始终都没有变过,这个问题不是“你究竟选择加入什么大学”、“你什么时候参加NBA选秀”抑或“你到底是打什么位置的”。

安德森说:“人们会一直问我这个问题,我只能回答所有人,我妈妈的父母们有着牙买加和亚洲的复合血统。”

更详细一点说,安德森的外祖母米利安福尔曼,有着一半中国血统,并且在牙买加的圣安妮长大,而福尔曼的中国血统则来自于她的父亲萨缪尔(中文名“李星”,音译),这位了不起的中国人漂洋过海来到了牙买加,和一位当地姑娘结婚生子。

“有太多的人试图搞清安德森的背景了,”凯尔的母亲苏姗妮安德森说,“因为从外表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复杂的混血儿。”

正如他的血统组成一样,安德森的外表也展露出一小部分东方人的特质,比如不算太高的鼻梁,和近乎黄种人的肤色,“他很清楚自己和亚洲的关系,他的外祖母现在居住在佛罗里达,很遗憾,凯尔出生前她就搬去了那边,”苏姗妮说,“因此从关系上来说,凯尔还是和‘大凯尔’(父亲老凯尔安德森)的父母比较亲。”

苏姗妮回忆道,他那来自牙买加首都金斯顿的父亲,曾经想尽可能地回避血统问题,以便自己更好地融入美国的新环境,“他们只是对于自己的种族、血统非常地低调平静,对于这些经历过二战和越战的人而言更是如此。”1974年,苏姗妮曾目睹许多亲戚前来探望自己的母亲,她在当时看到了一张张纯正的东方面孔。

一直以来,凯尔安德森运动能力不足的问题就长期受到舆论诟病,这件事慢慢在家中转为笑谈,“我们经常讨论他为什么运动能力不够好,最后只好说,‘好啦,你个中国人,你别要求太高好不好?’”苏姗妮说。

所以在2012年开年的时候,安德森很欣喜地看到了NBA赛场上飞奔着一个比他更纯粹的黄种人,“他喜欢林书豪(微博)作为后卫的爆发力,”苏姗妮安德森补充道,“我们也很高兴在NBA看到一个运动能力出色的亚洲面孔。”

将安德森招入UCLA的恩师本霍兰德更是打趣道:“他们两个都是非常睿智的球员,从某个角度看,可能是因为安德森也有中国血统吧。”

“凯尔从出生开始就和篮球作伴,并且从走路那天就开始打球,我至今记得那一天,他差三天一岁,”老凯尔说,“当他3岁开始进入第一个训练营时,人们都以为他已打了三四年球了,这听上去很疯狂,但确实是真的。”

和其他担当启蒙教练的父亲不同,老凯尔有着极度超前的意识,他从教儿子打球开始,就着力培养他成为一名控球后卫,得益于从三四岁开始就和比自己大的孩子们对抗,凯尔安德森的进步速度一日千里。

老凯尔是一支AAU业余体育联盟的球队教练,儿子在自己的队伍里身高与球技同步蹿升,但父亲却从未动摇过让他打控卫的想法,篮球世界里才因此有了一个如此特别的家伙。

安德森加入帕特森天主教高中后,虽然展露出了自己的控球技巧,但教练因为他当时将近2米的身高,却热衷于安排他打翼侧甚至内线,万幸的是,这所学校很快关门大吉了。安德森这才去到了一所他该去的学校,遇到了一个比自己父亲更了不起的篮球教练:鲍勃赫利。

“直到你真正拥有他、执教他,否则你根本无法想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球员,”赫利老爷子说,“我执教已经40年之久,从未见过像他一样的球员。”以上话语出自普通教练和出自赫利老爷子之口,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

鲍勃赫利2010年已经入选篮球名人堂,执教40多年间拿下27个州冠军、4个全国冠军,在高中篮球界可谓一言九鼎,甚至老爷子的儿子鲍比赫利也是鼎鼎大名,不仅曾和格兰特希尔、莱特纳一起拿到过两座NCAA冠军,还曾经引领大学选拔队在1992年夏天战胜过梦之队老爷子都未曾见识过的球员,那得有多么奇特?

安德森和赫利执教的圣安东尼高中有着不解之缘,离开帕特森那年,安德森带领球队打出28胜1负的战绩,唯一的失利就拜圣安东尼所赐,当他们强强联合后,一切就变得所向披靡了起来,“只有你赢球的时候,你才最快乐,”安德森说,“所以为圣安东尼打球,我简直快乐极了。”

安德森率领球队在2011、2012年拿下背靠背冠军,效力圣安东尼的后三年,他带领球队打出93胜1负的战绩(鲍比赫利的战绩为91胜2负),虽然安德森自己只是球队第三号得分手,但赫利教练说:“他才是我们的灵魂,我们的心脏,我们赢球的理由。”

“我执教过太多出色的球员,但凯尔无疑是其中最全面的,如果他想,大概有60%的比赛他都可以拿到三双,”赫利老爷子说,“他不像其他的明星球员,凡事都躲在后边,一副老式做派,在球场上他最出色的技巧是传球,但在场下,最珍贵的则是他的个性。感谢他的家庭,让他在场上场下都能找到很好的平衡。”

因为在圣安东尼的杰出表现,安德森在美国声望日隆,ESPN的记者布兰顿帕克为其撰写了长篇特写,他在文章开头便写道:“凯尔安德森不像这个时代的产物。在其他球员都希望依靠闪电般的速度完成变向时,他却被人叫做‘慢镜头’。”

“因为他们看我比赛,都觉得像慢动作回放一样。”安德森对此欣然接受,“最初是一次去得州打比赛,在休斯敦我打得非常出色,但是对手们都不知道我叫什么,于是就给我起了‘慢镜头’这个绰号。”

鲍勃赫利说:“很多人都说,凯尔的速度太慢了,但在我看来这从来不是个问题,其他的年轻人或许运动能力更好,但我却希望更多的孩子能像凯尔一样,学会控制自己的节奏。”

赫利曾经不止一次地提起过,凯尔安德森就是高中篮球赛场上的魔术师约翰逊(微博),“他运球和控球的方式,经常让我想起魔术师,但还有另一部分直觉很像拉里伯德,如果你的比赛能让人想起这两位球员,那么你一定也会变得非常出色的。”

和那些风驰电掣的控球后卫相比,安德森在球场上的一举一动都似乎慢半拍,但因为长得高、望得远,他能看到许多后卫看不到的球场角落,一俟机会出现,他便会送出致命的传球,“凯尔的理念就是,万事都不必着急,因为他相信在每场比赛的最后时刻,球会掌控在他的手里。”老凯尔的评价,可谓知子莫若父。

出于对名帅本霍兰德的激赏,安德森欣然加入UCLA,“霍兰德教练对防守的重视,一定可以令我的比赛更上一个台阶。”

令安德森始料未及的是,他和霍兰德教练的合作并不算愉快,后者对于进攻体系的严苛限制在NCAA远近闻名,安德森的传球能力因此在他手下难以发挥。这一切令安德森在2013年陷入尴尬,要参加选秀,原本前10甚至前5的身价,已经跌落至二轮;留校,则有可能冒更大的风险。

命运在这个时候帮了安德森一把:霍兰德在2013年春天因战绩不佳被炒,新帅史蒂夫阿尔福德显然更加欣赏安德森的进攻才华,他重新将安德森放回了控球后卫的位置上。

“这当然是我愿意接受的角色,我为此而兴奋,”安德森高兴地说,“我的篮球生涯几乎都在这个位置上度过,能让我控球在手,会让我找回那些成功的感觉,阿尔福德教练愿意相信我,这让我的球场感觉变得好了许多。”

曾经的天才控卫安德森终于去到了他最应该去的位置:大一场均只有9.7分3.5助攻的安德森取得了自己的爆发,他在大二赛季平均每场拿到14.9分6.5助攻,成为NCAA一级联赛历史上第一个单赛季取得500分300篮板200助攻的球员,洛杉矶当地的《橘郡纪事报》重新将他称作“最有三双威胁的家伙”,UCLA的战绩也得以在疲软期过后重新走高。

阿尔福德教练盛赞自己的弟子:“他是如此独一无二,一个2.06米的后卫能像他一样打球,对任何对手而言都会是梦魇一般的存在,”率领UCLA夺下Pac-12赛区的锦标赛冠军后,安德森再次得到了阿尔福德的夸奖,“10月初赛季开始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领导者,但一个赛季的时间,他又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好得多的领袖。”

虽然因为他的慢速度与低运动能力,安德森的选秀身价并不明朗,但一个成功的赛季让他有信心杀入NBA,安德森在2014年4月宣布参选,彼时在自己的故乡新泽西,安德森曾经说起:“我很想加入马刺队,但他们的选秀权实在是太靠后了,我还是很希望能够在更高一点的顺位被选中的。但如果有机会,我会很乐意为这支马刺队征战NBA的。”

安德森对于自己的选秀前景估计得稍稍乐观了一些,如果不是马刺,他在2014年就将跌出首轮了,但马刺总经理R.C.布福德却是欣喜若狂:“能够在第30位这样的顺位选到他,简直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或许其他所有的球队都不懂得欣赏安德森,但只要马刺懂就可以了。正如安德森也一样欣赏马刺:“他们的比赛方式,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对一个热爱传球、真正懂得如何打球的家伙而言,还有什么比圣安东尼奥更该去的地方?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