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住在堪萨斯小镇的青年德斯蒙德多斯(Desmond Doss)满怀一腔热血,应征入伍。

在军营中,因为坚持自己不杀人的信仰,多斯拒绝持有枪械,成了一名违抗命令的拒服兵役者。坚持信仰的后果令他饱受屈辱,但所有这一切,都无法改变德斯蒙德多斯这个年轻人的坚定信仰。

电影中有一幅画面令我印象深刻并为之感动。当钢锯岭上日军疯狂反扑回来时,面对撤退命令,多斯却依然选择遵从内心的声音留下来拯救受伤的战友。面对满目疮痍的战场,多斯在近乎绝望的同时不断拷问自己的信仰,“让我再救一个!(Help me get one more!)”,多斯的信仰在此时犹如划破黑夜的流星,更加闪耀、更加坚定!在杀戮与流血的战场上,多斯的人道主义光辉照亮了身边的每一个人,让所有的人内心不再寒冷。

战争,既是对人性的摧残,又是对人性的考验。多斯的坚韧、勇敢,忠于自己内心的信仰,丝毫不曾动摇。当听到那一句“让我再救一个”时,我们都会动容于他那种对于生命的执著。在战争中不去杀人,不影响他成为人们心中的英雄。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信仰,小到个人、家族,大到国家、民族,每一种善意的信仰都值得被尊重。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不平凡的故事,用自己内心的信仰诠释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有时候信仰就像一扇门,只有推开这扇门,你才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体会到不一样的人生。也只有推开这扇门,才会给信仰插上一双展翅高飞、不惧风雨的翅膀,心中的信仰才会如星辰大海般辽阔。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们的英雄。从“曹操煮酒论英雄”,到“生子当如孙仲谋”,帝王霸业固然值得敬仰,但生活中努力奋斗、忠于信仰的平凡人同样值得尊敬。正如多斯所说,“如果我不坚持自己的信仰,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一辈子忠于信仰,六十年深藏功与名,这才是一个真正员与革命战士的英雄本色。

对每一个生命都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救治,这是多斯对生命始终如一的坚守。这使我深深地为之震撼,同时也对救死扶伤有了新的理解。作为一名医生,面对每一条生命都应当给予平等与尊重,不分种族、不分性别、不分信仰。

专心做好一件事情,专心救治一个患者,都是一场生命信仰的自我修行。只有熬过那些孤寂的时光,扛过种种不被理解的痛苦,心中的信仰才会煜煜闪光。

后记:春华秋实,抚今追昔,此文谨献给中国人民空军建军70周年及未来志在蓝天、壮志凌云的空军军医大学的诸位战友,愿我们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