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德黑兰2月28日电(记者高文成)观众在体育场内大声欢呼,周围光影闪烁,她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然后骄傲地迈出第一步,与各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一起参加冬残奥会开幕式运动员入场式。

这是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上,伊朗残疾人单板滑雪运动员塞迪盖·鲁兹贝实现梦想的时刻,那一年她36岁。

2018年2月9日,伊朗代表团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入场。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鲁兹贝1982年出生在伊朗北部厄尔布尔士省的一个小村庄,她虽然先天残疾一只腿没有小腿。但从小就喜欢运动,“父亲喜欢登山,尽管带着我会让他速度变慢,但他喜欢带我去山上。”她回忆道。

高中时,鲁兹贝曾是排球队的队员,但因为生活在小地方,运动配套设施有限,“经常运动是不可能的,最多是日常锻炼性的体育活动,而不是竞技性体育活动。”鲁兹贝说。

她上大学时才来到了伊朗首都德黑兰,攻读工商管理专业,之后因为身体不便等因素长达7年没有参与体育活动。直到2005年,她嫁给了伊朗著名的残疾人滑雪运动员、曾5次代表伊朗队参加冬残奥会的萨迪格·卡尔霍尔。

在丈夫的鼓励下,鲁兹贝在结婚近5年后开始学习滑雪,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这将是她命运的转折点。2017年,伊朗残疾人体育联合会滑雪协会成立,协会主席尔撒·萨韦·谢姆沙基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人才,进行单板滑雪的专业训练。

“那时,我生完第二个孩子刚过去三个月,根本不可能想到参加竞技体育运动。”鲁兹贝说。

然而,萨韦·谢姆沙基告诉她,如果她能参加全国单板滑雪比赛并成绩达标,就有机会获得平昌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

“听到这个提议后,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了参加冬残奥会开幕式的场景。”鲁兹贝说,“虽然梦想似乎不可能实现,但我一直很珍惜它。在热情的驱动下,我开始了训练。第一天非常艰难,因为我的身体不适合参加任何竞技运动。不过,我继续努力,训练非常刻苦,直到我成功取得参赛资格,成为伊朗第一位参加冬残奥会的女子单板滑雪运动员。”

在离开伊朗前往韩国的前一天,她在训练时膝盖受伤。带伤参赛还是放弃机会?需要鲁兹贝自己决定。“即使可能断送职业生涯,我也决定冒险一试。”

比赛日到了,走路膝盖还有些疼的鲁兹贝站在了赛道起点处,“我被恐惧和压力所笼罩,感觉很不舒服。我不相信我的膝盖,雪道上还结了冰。我第一次尝试时跌倒了,但观众、其他运动员和教练一直给我鼓劲,跟我说‘继续前进,你可以做到的’。”

在跌跌撞撞完成第一次尝试后,她的第二次尝试顺利很多,成绩也好得多。比赛结束后,其他运动员和教练给她送上鼓励,“他们说我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平昌冬残奥会闭幕式上,鲁兹贝被选作伊朗代表团的旗手。如今,已经抵达中国的她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届冬残奥会。

“中国的体育设施堪称完美,雪道建造得非常好,冬残奥村里餐厅等各项设施也很好。中国人以精准和严格的防疫政策为运动员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工作人员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微笑,尽管他们工作从清晨到深夜。”鲁兹贝说。